当前位置:主页 > 工商财税 > 新闻资讯 >

拍下“广西男子锁妻”,男子的真实身份被发现了,他回应:别拿10年前东西衡量我

发布时间:2020-08-17 17:46 来源:炬算盘 次阅读

近期,“广西容县男子锁妻”视频在网络引起热议,开屏新闻报道后,官方介入调查并进行处理。之后,视频被发布者“农村题材短视频创作者”石金水删除。百度百科认证为“乐坛新人、梧州本土歌手、网络策划人”的石金泉成为了网友热议的对象。网友纷纷发问“石金水”是不是当年的“石金泉”,说他“喜欢炒作策划”,是“臭名昭著的网络推手”“诈骗犯”。

开屏新闻在介入容县事件的采访时,也对该事件的拍摄者石金泉进行了求证。大众和互联网关于石金泉的记忆,是2011年3月,其自称“网络策划人、网络推手”,策划了“跪行妈妈”事件,后被揭穿,在媒体面前向大众及爱心人士道歉。

时隔9年,石金泉从网络策划人转为拍摄农村题材短视频,拍摄的视频是否进行策划炒作,对于“广西容县男子锁妻”事件处理办法持何种看法……8月13日,开屏新闻记者和石金泉进行了对话。

开屏新闻:你从哪一年开始拍摄农村题材的短视频?

石金泉:我2019年5月开始拍摄农村题材,到现在1年多了。

开屏新闻:你在百度百科的词条是“石金泉”,这是你本名吗?

石金泉:我本名叫石方亮(量),我妈说我“命中缺金缺水”,就自己取了石金水和石金泉两个名字。

开屏新闻:你拍摄的农村题材短视频只在广西境内,还是只要有线索、有题材就会去拍?

石金泉:我是广西人,由于经济条件与交通条件限制,只在广西境内拍摄。广西境内有价值的线索,或值得关注、关怀的线索我就去拍、去记录。通过我的视频,希望能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和生活环境。

开屏新闻:许多人评论说“完全不能情绪稳定地走出石金水的微博,无法想象得到的人间疾苦”,也有人质疑你在“贩卖人间疾苦”,对此你怎么看?

石金泉:就算我不去拍,这个事情也存在。只是通过我的镜头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不存在“贩卖人间疾苦”的说法。通过我的镜头让大家了解到我们广西个别贫困家庭的情况(不代表整个广西,只是个别的典型情况,一小部分)。有些人看了视频,无法从情绪中出来,可能是因为他们没见过这种情况。

开屏新闻:在你的许多视频里,有人提出“拍摄者怎么可以无动于衷”,提出你应该去联系官方做一些处理。但也有人为你发声说“不要以任何理由找拍摄者的茬子”,当你身处一个环境中,面对人生百态,和形形色色的面孔,你怎样看待自己视频拍摄者的身份?

石金泉:我就是一个真实的记录者的身份,是怎样就是怎样。网友的评价,有好有坏,难以避免,不予置评。但我希望大家对我能够多一些包容,多关怀一下这些家庭。

开屏新闻:有人说,“如果没有炒作、没有恶意策划,石金水视频里那些内容确实令人震撼,甚至恐惧。”请问你的视频,全都是真实记录吗?有无策划?

石金泉:我的视频都是真实的记录,没有策划。当事人说什么我就记录什么,当事人的居住环境是什么样我就拍成什么样。

开屏新闻:2011年3月,你策划了“跪行妈妈”事件,被揭穿后你在媒体面前向大众及爱心人士道歉。你当时的自我描述为网络策划人、网络推手,认为媒体和舆论可以被引导、利用,策划炒作了“河南3.6亿巨奖侄子广州招万名老乡回家庆祝”“少年以死相逼李宇春隆胸”等网络事件,自此许多网友都说你是“臭名昭著的网络推手”“诈骗犯”。这些事,互联网都有记忆,如何让大众相信你没有再策划,而是真实的记录?

石金泉:不要拿以前的事跟现在相提并论,毕竟2011年距离2020年有近10年的时间,以前的我不代表现在的我。广大网友可自行联系我所拍摄的对象去核实,或者跟村委会、当事人的邻居核实。说我是“诈骗犯”“臭名昭著网络推手”的,都是比较偏激的言语。

每个人每个时间段所做的事情,所产生的想法,都只代表了他当时的状态。2011年发生的事,也只代表我当年的想法,不能代表9年之后、10年之后的我。人会不断改变不断进步,拿以前的东西来衡量现在,我觉得这是不客观的。

开屏新闻:在那之后,你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从网络策划人转为拍摄农村题材短视频?

石金水:在农村老家,与孤寡老人接触较多,刚开始是出于好奇,了解得越来越多后,发现孤寡老人、单亲家庭、留守儿童、精神病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就想把他们的经历拍下来,给世人一种警示作用和教育作用,避免犯类似的错误。

拍这些视频,谈不上经历了什么转变,因为接触这个群体,而被触动。就像平常生活中,看到乞讨者,给了他一块钱,跟你平时生活其实没什么关联。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同情、怜悯,或者是爱心。就是发自内心里的东西。

开屏新闻:你走过广西那么多乡村,做了这么多记录,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石金泉:最大的感触就是让我了解到农村生活的另外一面。我希望、渴望改变他们的现状,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让他们的子女接受更高的教育,让他们的生活环境得到更好的改善。

开屏新闻:开屏新闻及多家媒体把“广西容县男子锁妻多年”一事报道后,你说“现在网友过多的关注对我和当事人都造成很大的困扰和影响”,所以把视频删了。请问当时是产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石金泉:过多的关注,就是过度地消费。媒体报道后,很多网友片面、偏激地去评价这个家庭,对我和当事人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所以我就把视频删了。希望大家能够理性一点,客观一点,去了解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做评价。

开屏新闻:你认为,经过媒体报道,官方介入,把他们夫妻送进精神病院治疗,这是不是一个相对好的处理办法?算不算是帮助了他们,还是说,打扰了他们原来的生活?

石金泉:把他们送进精神病院治疗,是一个很好的处理方式。他们能够得到更好的治疗,子女由家属监护抚养,享受国家补助,整个事情往良性状态发展。

开屏新闻:你在拍摄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和阻力是什么?

石金泉:当事人的不理解,和广大网友的负面评价。当事人这块占比小,大多在网友的评价,他们(了解情况)片面、不客观作出一些偏激评价。

开屏新闻:你还会继续拍下去吗?

石金泉:这就是一个短暂的兴趣爱好,拍了1年多,过段时间可能不拍了。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石预

校对 吕世成

编审 王云收藏

开屏新闻:你在百度百科的词条是“石金泉”,这是你本名吗?

石金泉:我本名叫石方亮(量),我妈说我“命中缺金缺水”,就自己取了石金水和石金泉两个名字。

开屏新闻:你拍摄的农村题材短视频只在广西境内,还是只要有线索、有题材就会去拍?

石金泉:我是广西人,由于经济条件与交通条件限制,只在广西境内拍摄。广西境内有价值的线索,或值得关注、关怀的线索我就去拍、去记录。通过我的视频,希望能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和生活环境。

开屏新闻:许多人评论说“完全不能情绪稳定地走出石金水的微博,无法想象得到的人间疾苦”,也有人质疑你在“贩卖人间疾苦”,对此你怎么看?

石金泉:就算我不去拍,这个事情也存在。只是通过我的镜头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不存在“贩卖人间疾苦”的说法。通过我的镜头让大家了解到我们广西个别贫困家庭的情况(不代表整个广西,只是个别的典型情况,一小部分)。有些人看了视频,无法从情绪中出来,可能是因为他们没见过这种情况。

开屏新闻:在你的许多视频里,有人提出“拍摄者怎么可以无动于衷”,提出你应该去联系官方做一些处理。但也有人为你发声说“不要以任何理由找拍摄者的茬子”,当你身处一个环境中,面对人生百态,和形形色色的面孔,你怎样看待自己视频拍摄者的身份?

石金泉:我就是一个真实的记录者的身份,是怎样就是怎样。网友的评价,有好有坏,难以避免,不予置评。但我希望大家对我能够多一些包容,多关怀一下这些家庭。

开屏新闻:有人说,“如果没有炒作、没有恶意策划,石金水视频里那些内容确实令人震撼,甚至恐惧。”请问你的视频,全都是真实记录吗?有无策划?

石金泉:我的视频都是真实的记录,没有策划。当事人说什么我就记录什么,当事人的居住环境是什么样我就拍成什么样。

开屏新闻:2011年3月,你策划了“跪行妈妈”事件,被揭穿后你在媒体面前向大众及爱心人士道歉。你当时的自我描述为网络策划人、网络推手,认为媒体和舆论可以被引导、利用,策划炒作了“河南3.6亿巨奖侄子广州招万名老乡回家庆祝”“少年以死相逼李宇春隆胸”等网络事件,自此许多网友都说你是“臭名昭著的网络推手”“诈骗犯”。这些事,互联网都有记忆,如何让大众相信你没有再策划,而是真实的记录?

石金泉:不要拿以前的事跟现在相提并论,毕竟2011年距离2020年有近10年的时间,以前的我不代表现在的我。广大网友可自行联系我所拍摄的对象去核实,或者跟村委会、当事人的邻居核实。说我是“诈骗犯”“臭名昭著网络推手”的,都是比较偏激的言语。

每个人每个时间段所做的事情,所产生的想法,都只代表了他当时的状态。2011年发生的事,也只代表我当年的想法,不能代表9年之后、10年之后的我。人会不断改变不断进步,拿以前的东西来衡量现在,我觉得这是不客观的。

开屏新闻:在那之后,你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从网络策划人转为拍摄农村题材短视频?

石金水:在农村老家,与孤寡老人接触较多,刚开始是出于好奇,了解得越来越多后,发现孤寡老人、单亲家庭、留守儿童、精神病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就想把他们的经历拍下来,给世人一种警示作用和教育作用,避免犯类似的错误。

拍这些视频,谈不上经历了什么转变,因为接触这个群体,而被触动。就像平常生活中,看到乞讨者,给了他一块钱,跟你平时生活其实没什么关联。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同情、怜悯,或者是爱心。就是发自内心里的东西。

开屏新闻:你走过广西那么多乡村,做了这么多记录,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石金泉:最大的感触就是让我了解到农村生活的另外一面。我希望、渴望改变他们的现状,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让他们的子女接受更高的教育,让他们的生活环境得到更好的改善。

开屏新闻:开屏新闻及多家媒体把“广西容县男子锁妻多年”一事报道后,你说“现在网友过多的关注对我和当事人都造成很大的困扰和影响”,所以把视频删了。请问当时是产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石金泉:过多的关注,就是过度地消费。媒体报道后,很多网友片面、偏激地去评价这个家庭,对我和当事人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所以我就把视频删了。希望大家能够理性一点,客观一点,去了解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做评价。

开屏新闻:你认为,经过媒体报道,官方介入,把他们夫妻送进精神病院治疗,这是不是一个相对好的处理办法?算不算是帮助了他们,还是说,打扰了他们原来的生活?

石金泉:把他们送进精神病院治疗,是一个很好的处理方式。他们能够得到更好的治疗,子女由家属监护抚养,享受国家补助,整个事情往良性状态发展。

开屏新闻:你在拍摄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和阻力是什么?

石金泉:当事人的不理解,和广大网友的负面评价。当事人这块占比小,大多在网友的评价,他们(了解情况)片面、不客观作出一些偏激评价。

开屏新闻:你还会继续拍下去吗?

石金泉:这就是一个短暂的兴趣爱好,拍了1年多,过段时间可能不拍了。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石预

校对 吕世成

编审 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