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工商财税 > 新闻资讯 >

68800元的“世纪佳缘VIP” 介绍的竟是如此下流的“渣男”

发布时间:2020-08-18 14:53 来源:炬算盘 次阅读

来世纪佳缘相亲,你想一起乘风破浪,他却只想跟你“浪一浪”?

张女士今年30岁,在南京一家医院工作,平时社交圈子相对较小,为了尽快脱单,张女士在网上填写过“婚恋观调查”,加入过一些“同城相亲群”,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去年11月,世纪佳缘的“网上红娘”致电张女士,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后,约其前往南京新街口直营店面谈。“心想周末没什么事,他们说是免费的婚恋咨询,就去了。”张女士告诉解忧帮记者。

然而,在免费咨询、免费测试婚恋心理等服务之后,世纪佳缘开始销售昂贵的会员服务。“困在门店咨询室的小屋子里5、6个小时,被她们轮番洗脑,一开始要卖我98800元的会员,我说没那么多钱,她们就说可以在世纪佳缘门店做免息贷款。”张女士表示她架不住多位“红娘老师”的游说,贷款4万元,签订了一份价值68800元的“世纪佳缘VIP会员服务合同”。

出乎意料的是,这份合同仅执行了一个多月就因新冠肺炎疫情而中止,但真正令张女士愤怒又无奈的是世纪佳缘给她推荐的男会员。“如果遇到一个两个是这样,我还能怪运气不好,可是连续四个都这样,我实在是无语了!”张女士向记者展示了与男会员的聊天记录,其中包含了男会员极为露骨的骚扰。

“还有一个看着挺老实的,结果一起去看电影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的!”张女士说起去年12月底发生的难堪之事,心意难平。可是,张女士将男会员的种种不当言行反映给世纪佳缘时,“她们说,哎呀不行的话就给你重新推荐吧,这样的人不好,你把他们拉黑吧,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世纪佳缘的工作人员表示,男女会员的第一次约会都是在“红娘老师”的指导、甚至是“监督”下进行的。一名姓吴的“红娘老师”说:“通常第一次是到门店的包厢来约会,一方面节约你的成本,另一方面就是方便会员及时反馈,比如男女会员见面聊个半小时,老师就会敲门进来问一下你们要不要加一点茶水,以便男女方各自调整一下。如果实在不愿意在门店约会,那么在附近的咖啡店也可以,但是我们的老师会在旁边隔几个桌子等着你们,也是为了会员的安全。”

然而,对于张女士所说的“看电影时遭遇男方图谋不轨”,吴老师也表示无奈:“在恋爱指导中,我们都会对男女会员做相关的安全提醒,但是能到看电影的地步,说明应该是约会好几次了,那个时候如果说他要摸她、亲她啊,我们也控制不了。严重的话,还是要报警求助。”

“我是奔着结婚来相亲交友的,花了这么多钱买世纪佳缘的会员,推荐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张女士愤懑不已,令她更加感到意外的是,其中一个在微信上骚扰她的男会员竟然是世纪佳缘的超期会员,即会员期满并未续费的会员。“我是68800元的会员,凭什么他都不是付费会员了还推荐给我相亲?”对此,吴老师解释,“这是世纪佳缘的会员权益,只要会员还没有脱单,就一直可以推荐”、“经过筛选,为付费会员多推荐匹配度高的对象”。

6万多元的相亲费,推荐的对象就这?啥,退款都不让?!

心灰意冷的张女士要求世纪佳缘退款,“合同期限是12个月,但是2月份就遇到疫情而中止了,之后她们也没再给我提供婚恋服务,所以按照比例,我向门店提出要求退款,但是没人搭理我。”张女士签订会员合同时做了一笔小额贷款,当她决定维权时,68800元的合同金额已经付款55515元,“后面发现被骗了,贷款就没再付了。”

张女士在网上搜索“世纪佳缘欺诈案例”,发现有不少人都在吐槽,其中不乏像她这样“想退款却苦于没有办法,羞于将此事告知身边人”的案例。“我都不敢告诉我父母,只能独自承受,精神压力很大,生活、工作都会受影响。”张女士表示。

无独有偶,南京某旅行社的李女士在今年5月20日受邀来到世纪佳缘新街口门店,被“红娘老师”的热情所感染,也买了一份68800元的“世纪佳缘VIP会员服务”。“真的是被她们说得下不来台,感觉不帮她们开个单就不好意思走了,但当时我没那么多钱,所以就说先付个50%的定金吧,开了一个定金合同,而且特别标注了定金可退。”

之后,李女士仅与“红娘老师”聊过几次天,并没有开始相亲。5月25日,李女士联系门店要求按照定金合同约定,将34400元合同款退给自己,“当时她们也是同意的,说帮我去跟总部申请,说要大概40天退款到账。”可是两个月过去了也没退款,李女士拨打12345政府服务热线,却被告知“由于世纪佳缘的注册地在北京,需联系北京的市场监管部门受理”。李女士随后拨打北京市场监管部门的电话,得到的答复却是“只能催促提醒企业尽快退款,没有强制力”。

8月13日,记者陪同李女士来到世纪佳缘南京新街口直营店,门店的一位法务人员表示,目前总部正在处理李女士的退款订单,需要领导层层审批,9月1日前应该可以到账。而在记者的协调下,张女士也收到了该门店的退款承诺:50个工作日之内,退还张女士40515元。(文中张、李女士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解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