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工商财税 > 新闻资讯 >

21岁大学生帮老师搬家中暑身亡!校方:涉事老师去年已离职

发布时间:2020-08-21 10:56 来源:炬算盘 次阅读

来自江苏盐城建湖的季益芳万万没有想到,与在苏州昆山念书的儿子仇学金视频聊天四个小时后,儿子就因中暑被送入了医院的重症病房。7 月 27 日凌晨,经历了 4 个多小时的车程,季益芳终于见到了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的儿子,但此时他已陷入昏迷,不能言语。31 日,仇学金因抢救无效死亡。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事件的各关联方不断协商,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时至 8 月 16 日,仇学金的遗体仍躺在殡仪馆内。

△仇学金的照片,其母季益芳表示儿子平常很少拍照,这张是几年前拍摄的。季益芳供图

独生儿子中暑身亡

" 我儿子是来学校念书的,不是来替老师干活的。我把孩子拉扯大,现在他死了,连个替我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了。"8 月 16 日,在跟现代快报记者通电话时,季益芳数度哽咽。

今年 21 岁的仇学金生前为苏州昆山登云科技职业学院(以下简称登云学院)工学院工业机器人 2018 级学生。7 月 19 日放暑假后,因报名参加了两项比赛,便留校没有回家。

△学校外景

7 月 26 日下午 5 点多,季益芳接到儿子的视频电话。仇学金说到晚上老师要带他们出去聚餐。季益芳嘱咐儿子,不要瞎玩瞎闹早点休息。不想这通电话,成了母子间的最后一次对话。

当晚 9 点 10 分左右,季益芳接到一名薛姓老师来电:你儿子生病,有点抽筋,已经送去医院了。" 之前听儿子说起过这名薛老师,知道是他的比赛指导老师,但也仅此而已。"

季益芳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儿子除了身材有些瘦之外,自上学后就几乎没得过什么病。一种不详的预感跃上她的心头。约 20 分钟后,薛老师再度打来电话:孩子不行了,你们赶紧来医院。

季益芳脑子里一片空白,来不及多想,立刻叫车前往昆山。路上,她先后又接到了来自校方和医院的多个电话。最终,7 月 27 日凌晨赶到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时,出现在季益芳眼前的,是一个已经躺在重症病房、身上插着各种治疗仪器管线的仇学金。

7 月 31 日上午,仇学金因抢救无效死亡。根据医院出具的死亡记录,仇学金死亡原因为中暑。

△医院出具的仇学金的死亡记录,死亡原因为中暑。季益芳供图

事发后,季益芳得知,当天晚间仇学金被薛老师喊去为另一名已经从登云学院离职的何老师搬家,途中发生了意外。" 这些都是警察告诉我的,学校和老师什么都没说。"

仇学金 8 个月大时,生父就因为意外事故去世,此前一直在建湖当地读书,2018 年考入登云学院。

令季益芳感到愤怒的是,仇学金离世后,她与登云学院以及薛、何二名老师前后进行了四次协商,但未能达成一致,她认为对方始终没有拿出 " 诚意 "。" 学校不管吃住,我身上已经没钱了,16 号先回建湖了。"" 我儿子帮老师搬家,在车里闷死,死得不明不白,冤啊,我就是想要个说法。"

校方:

涉事老师去年已离职

学生出于私交帮忙搬衣柜

8 月 17 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了位于昆山市马鞍山西路的登云学院,学院副校长徐伟和院办主任任启全接受了采访,他们介绍了意外发生的过程。

任启全表示,事件中的何老师已于 2019 年 11 月 8 日从学校离职,但此前其和仇学金、薛老师私交甚笃。7 月 26 日几人约定外出聚餐,当天下午,仇、薛以及另一学生鲁某一起来到了约定集合地。" 何老师网购了一个二手衣柜,这个地方就是提货点,三人到达时,何老师已在拆卸,打算之后放上货拉拉货车。"

在此过程中,仇、鲁两名学生也上前帮忙。" 据我所知,仇学金只帮了一点忙,大多数拆卸、装车工作都由体格更强健的鲁同学完成。" 在将衣柜部件一一搬上车后,四人也一同上车,向何老师位于巴城镇的家中出发。" 薛老师和鲁同学体格较大,与货车司机一起坐驾驶室,仇学金和何老师则坐在车厢内。" 在货车开出二十多分钟后,仇学金开始感到不适,手脚无法动弹。薛老师见状,叫来 120 并陪同,将他就近送往巴城人民医院,后转院至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

任启全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此前有部分媒体报道存在偏差。" 一是并非老师胁迫学生为其搬家,仇学金完全是出于私交自愿帮忙,何老师也不是他的老师;二是从始至终他们只是搬了一个衣柜。"

徐伟向记者证实,尽管仇学金在校期间确实未有过重大疾病,但其身材一直较为瘦弱,入校时军训也以身体不能适应为由没有参加。

双方四次协商,没达成一致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事件发生后,学校于 7 月 27 日清晨分别向昆山市政府、昆山市台办以及三级教育主管部门做了书面报告,并成立由学校领导带队的处理小组。"7 月 28 日学校邀请上海专家来昆会诊,并且先行垫付了全部的 18 万医药费。"

△校方提供的仇学金家属部分食宿费票据。登云学院供图

△校方对仇学金家属来昆食宿费的微信汇款记录。登云学院供图

对于季益芳提出的 " 不管吃住 ",任启全予以否认,并出示了食宿票据和微信转账记录。他告诉记者,一开始来学校的仇学金家属足有二三十人,后期也有七八人,校方共计担负了三万多元的食宿费。" 不存在逼迫家长离开的做法,是他们自己要走的,本来 8 月 12 日的协商会他们也取消了。"

现代快报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事件各关联方于 7 月 31 日、8 月 3 日、8 月 5 日及 8 月 10 日,在昆山市高新区司法所的主持下,先后进行了四次善后协商,但未能达成一致。双方主要僵持在赔偿金的数额上。

任启全表示,根据司法所拿出的相关条款,此类情况总赔偿额应为 100 万 -120 万。" 我们不会推诿责任,但基于事情发生在校外办事过程中,且仇学金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校方无任何法律责任,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们愿意出一定补助,返还其学费,发动师生募捐,之前垫付的费用也不做讨要。"

之后,现代快报记者前往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了解情况,院文化办一名负责人表示确有此事。" 这名病患住院的四天里,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但还是无能为力。" 但他表示出于对病患隐私的保护,无法透露太多细节。负责此事件的昆山市公安局科教园派出所则表示,目前各方在进一步协商之中。